• 易奇导航  网站首页
  •   易奇资讯
  •   易奇资讯
易奇官网-活动

八大维度深度解读中国5G商用,新的挑战刚刚开始

日期:06-10 来源:

八大维度,深度解读5G商用发牌之后产业趋势,竞争格局、机遇挑战,未来发展。

壹:为何选择6月6日发放5G商用牌照

中国选择在6月6日正式办法四张5G牌照,我认为是一种“综合理性”考量之后的结果。

赶在上半年结束之前发5G牌照,且一次性发了四张,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去年12月左右工信部还曾对外说发布试商用牌照,以及在今年3月份释放择机发放牌照的信号。

只不过没有多少人会认真预见到在今年上半年发了四张,因为整个产业链都在等待17个试点城市试点的结束,而在很多资深业内人士看来,在此之前发放牌照由于产业链,尤其是终端成本高昂,合适的发牌时间应该在明年年初。



不过这或许是一种理性之下的误判——纯粹经济动物思维的误判。所以我对此时5G发牌,形容为综合理性决策:综合理性是权衡全球5G发展格局、竞争态势、时局形势之后的选择,这种选择在任何单一的从技术成熟度或者经济成本的视角的分析都会令结论有失偏颇。

中国5G产业发展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态势,如果我们超越中国市场观察,我们就会发现在5G领域发生了一些事情,正在对我们形成压力,从德国英国澳大利日本对中国设备商的封堵,到多个西方国家参加的布拉格5G安全会议,再到美国针对华为的禁运,一种扭曲的力量正在迅速形成,这种力量是在安全的名义下对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逆流,但是来势凶猛。

对于中国5G产业链来说,需要一种突破,以对这种扭曲和逆流对冲。在规模试验基本完成的情况下,提前发放5G牌照,是非常重要的,也是至关重要的选择。通过发牌,监管层提前消除产业不确定性,力促中国5G产业链发展的意图非常明显,其核心在于为放大和释放中国市场力量的决定性作用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这一点,从工信部在5G发牌的官方声明中也可以明确的看出来。在这个考量中,非常明显的是产业的发展是管理层关注的重点,只有在产业的供给侧完成改革,才能真正的解决需求侧(用户)的体验的问题。这也是一种综合理性,在两难选择中,你总要选择一边,那么本着长期收益最大化的原则,首先促进5G供给侧的发展,是符合公共利益的。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整个5G产业链,需要思考的是“如何顾及大局”,所谓大局,就是整个产业的利益和发展,而不是一家之得失,更不是谁比谁速度快的低层次竞对,也不应该是上下游伙伴之间的信口承诺。如何形成市场的合力,让中国市场的力量真正的对全球5G产业链形成积极正面的推动力,是整个中国5G产业链需要思考的哲学问题,否则5G牌照提前发放的意义在哪里?

中国发放5G牌照之后,将对5G技术全球市场形成某种确认机制,全球供应链的可靠性将是一次检验和选择。


贰:5G的成败是全社会的事情,不只是电信运营商的事情

5G是一种通用技术,就像电力一样。某种意义上,5G商用可以分为大商用和小商用,小商用即传统意义上电信运营商被许可正式开始网络建设和运营;大商用是各个行业与5G的深度融合。

从这个角度,5G的成败就不再是电信运营商一家的事情,二是整个社会的事情,对于各个行业而言,或许也应该有一个5G商用的路线图。以目前的阶段看,已经充分意识到5G+的未来前景的行业包括自动驾驶、视频、工业制造、互联网。其显著性的标志相关国际和国内的技术组织、产业联盟、国家行业发展指导意见都已经把5G作为最重要的技术要素纳入技术演进规划,并已经开始积极的推动产业试点。

在5G商用之后,电信运营商、5G设备制造商、行业组织、国家标准化机构、产业技术联盟应该协同起来,首先从技术和标准层面解决5G与行业融合的问题,各方应该审视和检查现有的行业技术标准,并展开讨论,或许成立某种新的组织是必要的。比如建筑行业、智慧城市、电力行业、交通行业、制造行业。整个社会需要意识到,如果不首先从技术规范和标准层面展开严谨、认真、系统的讨论和研究,并更新本行业的规范体系,5G与行业的融合将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

每个行业的领导厂商的CEO,是的,不是CIO,需要考虑5G到来之后对自己的市场地位和业务的挑战,如果观察每一代信息技术的进步,我们会发现影响社会的关键技术的周期更替,对行业巨头的影响是最大的,以通信行业自身为例,已经消失的巨头就包括北电网络、摩托罗拉。传统行业在新技术的冲击下巨头被淘汰的更是比比皆是。

当然,最重要的事情是需要为5G准备人才和预算,无论是作为CIO还是CEO,都需要马上为5G准备相应的人才,把5G人才的招募和培训提上议事日程;并为每个业务部门准备好相应的预算。

显然,政府部门是推动5G发展的关键力量之一,对于5G如果我们同意是像电力一样的通用技术,我们可以回忆起今年大力推动的煤改电,政府部门提供了政策指引和财税补贴以加快煤改电的进程,那么我们或许可以呼吁对5G的采纳,出台相关的财税扶持政策是必要的,这是一种技术指引,你可以把5G看作是是一种技改,提供资金补贴将是合适的,也是必要的。其目标是政府通过财税政策为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提供一种倾向指引。


叁:用一张牌照解决700M频段的问题是中国式智慧,中国广电欢迎入局

700M频段的问题始终悬而未决,5G发牌这一问题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为中国广电提供一张5G牌照是中国智慧。

笔者早在2018年就曾经撰文呼吁700M给广电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理由有三个:一是在竞争模式上,由于脱胎于行政体制,我相信国网的5G玩法将与三大电信运营商纯市场化的玩法截然不同,有利于三大运营商创新和学习;二是将扩大中国5G市场规模,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有利;三是对用户有利,可以多体味市场化和非市场的带来的丰富多彩的全新服务体验。

为中国广电提供一张5G牌照,至少有三个意义:

一是能够扩大中国5G市场规模,加速发展5G产业。  700M频段或将成为中国广电开展5G运营的主要频段,优质的低频红利被纳入移动通信,多年未能解决的问题得到根本性的处理这将进一步促进广电系的内部资源整合,对中国5G发展引入新的资本玩家。

二是中国5G频段分配与全球同步,有利于享受全球频段红利。知名自媒体网优雇佣军曾经做一个全球主要国家700M频段5G分配统计,美国(70M)、日本(120M)、法国(110M)、德国(60M)、新加坡(90M)、俄罗斯(60M)、韩国(40M)、英国(60M)已经把该频段用于5G并拍卖给了电信运营商。此次给中国广电发5G牌照,可以说在主流频段上,中国与全球电信产业频段分配格局即将保持一致。700M频谱的加入,将对中国5G的产业发展产生巨大的加速作用,新的产业链将会出现,同时网络覆盖平均成本也会长期降低。

第三,中国广电运营5G,将丰富5G的场景。我们需要认识到一个事实,即中国广电在体制上整合视频内容产业具有天然的基因优势,5G牌照为中国广电提供了整合运营的筹码,各地有线网络、电视台的谈判地位和被整合难度将减小。这将为5G在两年之内的发展提供有价值的场景。

当然或许会有人争辩说中国广电自身格局复杂整合挑战较大,以及缺乏足够的资本大规模建设5G网络,甚至缺乏专业的运营人才,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静态的观点,其实这些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只要给予产业发展的机会,问题都是可以在发展中动态的解决的,关键是顶层的制度设计上,要扫清700M频段加入5G朋友圈的障碍,剩下的事情交给市场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