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易奇网 >> 首页 > 奇闻趣事 > 奇闻轶事

盖洛博士承认自己创造了艾滋病病毒-目的减少全球人口

易奇网 / 来源: / 作者:血饮 / 时间:2016-11-26 13:05:13
拨开马航MH17事件的另一个迷雾,中国为自己撑起生化保护伞
 二〇一六年七月五号,罗伯特盖洛博士,这位声称在一九八四年发现艾滋病病毒的科学家在“SeanAdl-Tabatabaiin健康”上承认他发明了艾滋病病毒来削减世界人口。
 
这已经是五个月前的新闻了,之所以要现在提出来是因为这个新闻揭露了两年前发生的马航MH17客机坠毁背后可能隐藏的重大秘密。当年这架客机坠毁以后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乌克兰局势上,很少有人注意到这场灾难背后也许不仅仅只是为了栽赃俄罗斯和东乌民兵。二〇一四年七月十八号,也就是这架客机坠毁的第二天,福布斯中文网发布消息,坠毁客机上超过三分之一的乘客都是前往悉尼参加国际艾滋病大会的艾滋病科学家以及卫生工作者和活动家,他们的总人数为一〇八。这些人本计划飞往墨尔本参加第二十届国际艾滋病大会。这项将于七月二〇日举行的大会的参加者还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
遇难乘客中包括阿姆斯特丹大学学术医学中心的全球健康部门主管乔普兰戈。乔普兰戈是一位著名的艾滋病研究专家,同时也是国际艾滋病协会的前任主席。自从艾滋病从一九八三年爆发开始,乔普兰戈就开始研究艾滋病治疗方案。他是推动几项关键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关键性人物,这些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研究项目包括对阻断母婴间艾滋病传播的研究。在前往参加这次会议之前,乔普兰戈主管领导下的团队在非洲的艾滋病防治取得了重大突破,三个通过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的孩子,体内艾滋病病毒被治愈。乔普兰戈的妻子也在这次坠机事件中丧生。这次坠毁事件直接导致乔普兰戈本人及其团队的覆灭。乔普戈兰死后,他之前研究发现的通过母婴传染的三个孩子艾滋病病毒消失的病历和相关研究的工作资料全部消失。业内人士在坠机事件发生前都知道他在艾滋病治疗方面取得了重大发现,本来是准备在第二十届国际艾滋病大会上宣布的。这次坠机事件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最新的调查报告表明飞机坠毁是遭到了外力打击,被导弹击落的可能性极大。下图为乔普兰戈。
 
事情过去两年多了,到底是谁击落了这架飞机一直没有定论,而今年七月五号盖洛博士却爆出猛料,承认是自己创造了艾滋病病毒来削减世界人口。我们只要对盖洛和他背后势力进行分析,就能知道是谁要置乔普兰戈于死地,谁又通过乔普兰戈的死获利巨大。盖洛博士承认自己创造了艾滋病病毒,并且还是联邦特殊病毒研发项目的项目官员。艾滋病就是由这个研究机构设计的复合产品,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七八年,秘密的联邦病毒研究项目花费了五点五亿美元来制造艾滋病。接着这个病毒经过伪装成疫苗进入曼哈顿和非洲的黑人接种系统中,这就导致后来艾滋病在非洲爆发。其实早在艾滋病被发现之前的一九七一年,盖洛博士就为艾滋病申请了专利。不过当时没有艾滋病这个名称罢了,他申请的病毒与后来发现的艾滋病病毒一模一样。一九八四年在法国的蒙太尼生成发现艾滋病病毒以后,盖洛也申请艾滋病病毒专利,究竟是谁先发现了艾滋病,这引发了一场将法国和美国总统都牵扯进来的撕逼大战,这就是著名的盖洛事件。最后以盖洛和蒙太尼握手言和告终,实际上艾滋病的真正发明者是盖洛,法国巴斯德病毒实验室的蒙太尼不过是这种病毒的发现者而已。
盖洛博士承认自己创造了艾滋病病毒,这就说明艾滋病病毒就是在实验室里发明出来的。而不是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是起源于非洲中部地区。起源非洲这个说法本身就是盖洛博士自己发明的,散布这个消息就是掩盖这个病毒真正的起源地美国。到目前为止,世界各国科学家也已经百分百确认艾滋病确实就是起源于实验室,这是一种人工制造出来的病毒。
明明是艾滋病这种致命病毒,但是美国却把他伪装成疫苗。有人在这里会问,伪装的话你没有直接证据也仅仅只是猜测啊。下面血饮就来公布下中国的证据。众所周知,中国的艾滋病类型是欧美型的,这是公认的。也就是说中国的艾滋病是从西方传播进来的。中国是什么时候发现艾滋病的呢。一九八五年,一名美籍阿根廷男子以旅游者身份进入中国,不久因为病发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的加强治疗病房。各种抗感染治疗均无效,最后在血清检测中发现艾滋病病毒,这是中国在境内发现的第一例艾滋病病例。一九八九年北京协和医院在六十七份梅毒血清中发现第一例艾滋病病毒。同年南京市在进口血液制品中检测出艾滋病病毒。也就是说中国的艾滋病是通过进口西方的血液制品被带进中国境内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艾滋病都是欧美类型的原因。美国在舆论攻击中国方面坚持不懈,但是他很少以艾滋病话题来攻击中国政府,就是因为艾滋病本身就是美国故意传播进中国的。这点上,如果美国掀起论战,那么艾滋病幕后的黑手就会进入公众视野。
 
 
盖洛承认自己蓄意传播艾滋病病毒,目的是为了削减世界人口。但是让盖洛一个人做到这点几乎是不可能的。盖洛只是美国联邦特殊病毒项目中的一员,将更多的病毒传播出去也不可能是盖洛一人所为。美国将艾滋病病毒伪装成疫苗和血液制品出口到别国的时候,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生物病毒攻击。艾滋病诞生以后,因为其治疗难度巨大,西方大型制药公司在该领域占据了制高点。目前世界医药市场主要由这些大公司控制,医药行业是公认的暴利行业,基本被犹太资本控制和垄断,每年攫取的利益都极其庞大。今天说到了艾滋病,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艾滋病治疗药物的潜在市场和暴利有多大。去年八月份,图灵制药创始人马丁什克雷利以五千五百万美元价格从益邦实验室收购了一种叫做达拉匹林的药物的所有权。达拉匹林主要针对的就是艾滋病和癌症患者。该药的成本只有一美元,但是什克雷利收购这个药物所有权以后将该药品价格从十三美元提高到七五〇美元约合五一〇〇人民币,上涨了五十五倍。
特鲁瓦达作为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批准的预防艾滋病病毒的药物。一年的购买费用约为一五〇〇〇美元约合十万人民币。这笔钱别说中国病人就是美国民众都负担不起。实际应用中特鲁瓦达和艾生特是组合使用的,艾生特每年购买的费用约合人民币四万两千元,两者加起来一年的费用就是十四万,而中国人人均年收入也只有五万多,根本负担不起。
 
血饮说的这类药物还只是众多艾滋病治疗药物中的一种,单一药物就如此昂贵,那么整个艾滋病药品产业链有多暴利就显而易见了。据独立分析公司DatamonitorHealthcare二〇一四年发布的报告,随着新药推出及全球艾滋病患病率增加的刺激下,艾滋病药物市场将经历一个强劲的增长期,并在二〇二〇年达到一七三亿美元的峰值。目前掌握艾滋病治疗药物专利最多的就是欧美的几大制药企业。也就是说艾滋病产业链上获利最多的就是控制着欧美医药产业的犹太资本。目前抗艾滋病药物多替拉维纳已经获得中国国家药品与食品管理局新药审批批准,他的生产公司是由葛兰素史克和辉瑞制药于二〇〇九年合资成立的VIIVHealthcare公司。去年葛兰素史克营业收入下降,但是该公司的年收入却增长了百分之十五,其中新药多替拉维纳就贡献了接近三亿英镑的利润。
前面说过乔普戈兰因为在艾滋病在治疗方面取得了重大发现,如果在第二十届艾滋病大会上公布研究成果,将会使得人类在治愈艾滋病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乔普兰戈的成果会成为推倒整个西方艾滋病医药产业链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同时也毁灭了盖洛背后的黑手削减人口的目标。马克思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艾滋病产业链上犹太资本的利润何止三倍,杀头的风险都愿意冒,何况弄死个把人呢?所以有理由相信乔普兰戈是被美国灭口的,当年邀请兰戈团队赴会的就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这张邀请抗艾英雄的英雄帖,最终成了乔普兰戈的招魂幡。
 
当年客机坠毁事件大家关注的都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冲突。当时乔普兰戈等一〇八名为抗艾做出卓绝贡献的英雄们,他们逝世的消息被隐藏在铺天盖地的信息之中,直到今天才被发掘出来。背后黑手利用热点局势达到了一箭四雕的效果。首先,隐藏了这次行动最大的目的,就是灭掉兰戈团队及其抗艾滋病成果。其次,直接栽赃给乌克兰东部民兵身上,激化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关系。第三点,兰戈是荷兰人,荷兰又是最坚定支持德国的小弟,这必然反过来激怒欧盟核心德国对俄罗斯采取强硬态度。第四点,失事飞机隶属于马航,这是在对靠拢中国的马来西亚的一种警告。
 
说完了马航事件,我们来看下欧美医药企业的丑陋面目,二〇〇五年英国观察家报披露,葛兰素史克和辉瑞卷入一起利用利用孤儿监护权方面的漏洞,在纽约一家儿童中心的艾滋病孤儿,进行抗艾滋病药物试验的丑闻,其中有些试验对象竟然是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在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七年间,他们多次在该孤儿院儿童身上进行药物试验,其中一名只有六个月大的婴儿曾经被注射双倍剂量的药物。对于上述报道,葛兰素史克认为并不存在不当之处。失去了父母的孤儿已经是社会之中的不幸群体,何况又身患艾滋病更是不幸中的不幸。而这家跨国公司却利用这些孤儿来进行药物试验,简直就是一种禽兽行为。资本为追求利润罔顾人伦道德的嗜血性,在这家公司身上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二〇一三年七月葛兰素史克中国行贿事件被曝光,葛兰素史克利用贿赂手段谋取不正当竞争环境,导致药品价格不断上涨,通过查明案件细节,葛兰素史克这个商业贿赂利益链条逐渐清晰,将药价推向虚高的幕后黑手浮出水面。不仅在中国,在波兰、阿联酋、黎巴嫩、约旦、韩国等国也被控行贿。通过行贿受贿,向目标国家兜售高价药物,然后将公关费用平摊进去,最终由目标国国民买单。
从上述两个事件可以看出,资本在利润面前根本无道德节操可言。对这类公司就要进行严厉惩罚,以保卫国家经济利益不受掠夺。二〇一四年,该公司因为行贿案被中国开出创纪录的三十亿罚单。通过前面艾滋传入中国以及中国对嗜血资本进行严厉处罚都可以看出,只有中国建立强大的医疗卫生体系和独立司法体系才能够保护国民生命财产免遭掠夺,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那么没有这两个体系会怎么样呢?
 
我们来看下日本的遭遇,二〇〇九年,日本批准葛兰素史克发明的宫颈癌疫苗上市,截止二〇一六年四月份累计接种八九三万例,累计报告六百三十多起严重不良事件。不少女性接种该疫苗以后出现了影响肢体运动的神经系统损害,日本目前已经暂停了接种推荐。宫颈癌疫苗不良事件受害者已经正式起诉日本政府和疫苗供应商。号称科技发达的日本,也只能使用英美两国提供的疫苗,但是疫苗在临床接种后产生的不良后果却要本国居民来承担。如果再联想到美国刻意将艾滋病传播到世界各国,可以说日本这类国家根本无法为国民提供任何有效的生物防护。
宫颈癌疫苗上市后,在日本引发的严重不良事件导致的安全隐患可能使中国没有批准进口葛兰素史克公司疫苗的主要原因。本月十五号,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出国产的宫颈癌疫苗,这同时也是除是默沙东和葛兰素史克疫苗之外的第三种疫苗。明年,这种国产疫苗就将批量生产。生物医学防护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护,依赖外国疫苗总有一天艾滋病被传入中国的套路会重新上演一次。今年年中山东疫苗事件爆发后,非法经营疫苗对潜在接种人群造成了二类疫苗失效感染的潜在风险。但公知狗和慕洋犬却将矛头对准了国家严格管控的一类疫苗,但失效的其实是二类疫苗。很多公知号召民众去国外给孩子接种疫苗,甚至开始鼓吹医疗私有化,请问,没有国家提供的生物医学防护,你去国外接种就一定能保证是安全的吗?资本逐利的嗜血性是医疗私有化能够解决的吗?山东疫苗事件后,国家将二类疫苗也纳入省级疾控一类强制疫苗采购平台,同时不再允许药品批发企业经营疫苗,这些都是国家强化对国民生化防护的表现。嗜血的资本最害怕的就是国家权力,这能够让是嗜血资本无处遁形。
在医疗卫生系统和研发系统建设上,中国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有了〇三年非典事件的教训,中国在过去的十三年来大力加强医疗卫生的资源投入。在医学研究上也开始大规模投入,那么这些投入的效果如何呢,在经历了非典之后,中国对来自西方的生物病毒威胁的应对能力有没有得到飞速提高呢?
二〇一四年八月底
关键字:易奇网,奇闻趣事,奇闻轶事,珠海易奇科技有限公司
页面关键字:易奇网,奇闻趣事,奇闻轶事,珠海易奇科技有限公司  易奇网
珠海易奇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申报高新技术企业入库
珠海易奇科技有限公司
珠海易奇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