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奇官网-活动

从华为半年业绩报告,我们能看到什么?华为仍要为“求生存”奋斗

日期:04-17
今天(7月30日)下午,华为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1-6月,华为整体销售收入40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2%,其中消费者业务营收2208亿,占总营收55%,企业业务营收316亿元,占比7.9%,运营商业务营收1465亿元,占比36.5%。
 
华为公司董事长梁华出席发布会并发言指出——华为上半年业务运作平稳、组织稳定、管理有效,各项财务指标表现良好,实现了稳健经营,同时也承认,上半年取得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市场惯性,而华为当前面临的困难依然很大,可能会对下半年的发展节奏造成影响。梁华直言,“我们仍然要为“求生存”而奋斗。”
 
 
 
那从华为这份半年业绩报告,我们能看到什么?我认为有三点值得关注。
 
第一点,从营收来看,华为的消费者业务(主要就是智能手机)已经超越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收入贡献最大的业务。这不得不佩服华为的布局能力,试想,如果当年华为不是勇于打破自己的边界,顶着“与客户争食”的压力,毅然进军手机市场,到今天,华为超过半壁江山将成泡影,营收将只剩不到一半,更谈不上什么国际上超一流的影响力。
 
但是,华为智能手机业务还存在一个巨大的隐忧,一个影响巨大的不确定因素,那就是操作系统问题。此前华为已经明确澄清了鸿蒙不是用于手机的操作系统,而任正非此前的说话中也透露了,当前华为没有现成可用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所以,似乎华为手机还只能依靠“安卓”这棵大树。可以说,“安卓系统是否继续授权”决定了华为全年的经营指标能否完成——若继续授权,则全年目标可期;若不再授权,则至少短期经营增长艰难。当然,华为虚虚实实的市场之道,我们也无法判定其操作系统之说的真假与否。
 
第二,华为的云业务发展似乎遇上了问题,而这个问题可能是由于美国将之列入“实体清单”所致的。在此次业绩报告中,华为一反常态没有公布华为云业务的具体经营数据。要知道,过去华为一直把云业务摆在非常高的战略位置,2017年华为还专门成立了Cloud BU,把云业务从一个四级部门越级跃升两级,成为一个二级部门,表明了华为在云业务上的重视和决心。
 
此次华为对云业务的经营数据“隐而不发”也引起了媒体的疑惑,虽然梁华解释称,把云业务放到了计算与云的业务板块下面,但也无法掩盖大家的猜疑。事实上,在此之前外界已经有声音传出,“受美国禁运影响,X86服务器停止供货,很多提供解决方案的存储也就卖不了,尤其是云业务,基本上‘停摆’了。”(引自心声论坛华为员工评论)。而华为云官方也承认,“在海外市场方面,进展受供货影响有暂时减缓,正积极努力解决问题”。
 
云计算毫无疑问是IT产业的未来,华为在云业务上如何突破限制,实现破局,这一方面取决于华为8万多工程师在技术创新方面的努力,持续完善X86+鲲鹏+昇腾的多元算力云服务新架构;另一方面也取决于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态度如何走向,毕竟X86就当前而言,凭华为、甚至凭国内产业的力量很难自行生产出替代产品。
 
第三点,华为全年目标会顺利达成吗?年初之时,华为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今年会遇到这么大的困难的,当时华为确定的2019年总体目标是:营收1259亿美元(8663亿元人民币),其中,消费者BG营收650亿美元(4472亿元人民币),运营商BG营收441亿美元(3034亿元人民币),企业BG营收168亿美元(1156亿元人民币)。从当前的完成进度来看,整体营收是稍稍落后于时间进度,整体营收完成了46%,消费者业务完成了49%,运营商业务完成了48%,企业业务完成27%(落后较大)。
 
从基本面上看,华为整体进度是可控的,但华为也认识到,上半年相当不错的情况是因为企业发展的惯性,一旦下半年限制条件没有得到改善,华为的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比如华为自己提到的“需要投入非常大的人力物力进行版本切换、供应连续性管理、保障对全球客户的交付等,这些都可能对我们未来的经营业绩造成影响”。
 
华为当前就如那架“烂飞机”,需要一边“补洞”,一边完成飞行任务,要向既定的目标和方向一刻不停地飞去,因为它知道,飞机一旦停下来,唯一的下场就是坠入大海。但,也正如华为说的——“对理想的坚守,对使命的担当,是我们前进的动力。华为没有退路,唯有坚定向前,我们坚信会取得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