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奇官网-活动

惹360、乐视“争风吃醋”,300万聘富二代总裁,酷派复牌暴跌61%

日期:04-17
7月19日,酷派集团赶在被强制退市之前恢复上市,开盘暴跌61.11%,报0.28港元。
 
酷派集团股票于2017年3月31日起停牌,至今已过去了2年多。
 
 
 
如今酷派集团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更多的是作为反面教材。就在不久前,易方达基金对持有的“酷派集团”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
 
最近一次有关酷派的新闻是今年1月,酷派委任90后陈家俊为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年薪300万元。而陈家俊的另一重身份是京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华的“二公子”。
 
再往前,就是一系列的“买地求生”:
 
2019年4月25日,酷派再次卖地,换来了5200万元的净收益;2018年7月,酷派再次通过出售地块回血2.38亿港元;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块获得人民币4000万元。
 
但其实酷派也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时刻,不但位列“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和联想四家公司),还惹得360和乐视为其“争风吃醋”。
 
做BB机起家, 最早采用Android系统的厂家之一
 
看过《乘风破浪》的观众应该都会对电影中,彭于晏劝小马“放弃OICQ开发,囤BB机才是王道”的场景印象深刻。在手机还未出现的20世纪90年代, BB机是唯一的通讯工具。
 
 
 
马云曾经还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己大学刚毕业那会,想买一部摩托罗拉的BB机,售价是250美元,而他的工资每个月只有10美元。
 
而那时酷派集团创始人郭德英就已经创办宇龙通信,并靠经营和生产BB机赚得“第一桶金”。
 
在通讯行业,酷派一直嗅觉敏锐。早在2003年,公司就开始转向生产手机,远在功能机时代,酷派就是少有几家推出了彩屏手机、双卡双待手机的厂商。2009年,中国进入到3G时代,酷派也迅速布局,推出一系列3G手机。
 
2010年10月,酷派发布了旗下首款采用Android操作系统的手机酷派N930,从产品的更新换代来看,酷派甚至是领先华米OV的。
 
成也运营商,败也运营商
 
公开资料显示,酷派N930由电信天翼包销,在中国电信各地营业厅、主流手机卖场、手机零售店全面开售。
 
 
 
此外,酷派还与中国联通合作,推出了首款千元Android手机W711。
 
抱紧运营商的策略,带给酷派的成果是显而易见的。根据酷派2010年财报显示,酷派全年收入45.93亿港元,同比增长76.3%,净利润为4.8亿港元,同比增长100%。其中来自智能手机的收入为40.37亿港元,占总收入的近88%。
 
公开数据显示,酷派在运营商定制终端市场甚至一度超过三星。在酷派最辉煌的2013-2014年,酷派年收入攀升至249亿港元。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虽然运营商定制机省了渠道成本,但也让酷派丢了定价权。酷派每年数百亿的收入,但净利润仅仅是在数亿港元左右徘徊。
 
酷派的冬天是从2014年的夏天开始的,当时,国资委要求三大电信运营商削减营销费,以稳定利润。
 
当运营商补贴越来越少的时候,消费者开始转移向电商、线下门店,这让酷派积累的运营商优势荡然无存。当时布局线上渠道的小米和布局线下门店VIVO开始反超。
 
“脚踩两条船”,最后却翻了船
 
单靠自己临时转变销售渠道,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酷派开始“相亲”。
 
鉴于酷派在2013-2014年漂亮的销售业绩,对其感兴趣的公司不少,其中就包括了周鸿祎的奇虎360和乐视的贾跃亭。
 
酷派先是向360抛出了“绣球”。2014年底,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亿美元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5%的股权。
 
 
 
但另一边,又开始和乐视“暗度陈仓”。2015年,乐视又宣布耗资21.8亿元入股酷派,占股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
 
在360看来,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背叛”,当时的乐视是360的直接竞争对手,这次合作,代表乐视和360共同获得了酷派的IP和研发能力。
 
不过事发后,周鸿祎开始并没有迁怒酷派,而是对乐视表达了不满,他在朋友圈表示:“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 据当年的知情人士爆料,周鸿祎曾作委曲求全的努力,甚至可接受酷派和乐视在一起的现实,但前提是酷派支持好奇酷做手机,在知识产权、供应链、人员方面要有股东该有的支持。
 
但显然,酷派并没有做出行动挽回这段合作,360和酷派就此分手。最终双方的结晶“奇酷”归属给了360公司,改名成了360手机。
 
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次出资10.47亿港元,购入酷派股份,持股比例达到28.90%,成为单一控股股东。不过,仅仅4个多月后,11月6日,贾跃亭发表内部公开信,正式承认乐视资金链紧张。
 
酷派集团选错了对象,也失去了东山再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