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奇官网-活动

从“双减”政策,观SaaS教育的发展

日期:08-02

  ▼

       易奇科技导读:近期,关于教培机构的消息纷纷扰扰,整改教培机构已成定局,不少头部教培企业都在裁人,并积极寻求转型发展。易奇小编从“双减”政策出发,分析SaaS教育未来如何发展?与大家分享。

  


  前言:从历史中摸索规律,在历史中寻找答案。所谓,古人云: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一、政策通知

  7月9日,北京最严学区房政策发布——北京西城区已明确,2020年7月31日后购房的家庭,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导致北京西城学区房暴跌;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中明确表示,坚决从严治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

  《意见》中有一条:

  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对原备案的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改为审批制。对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各地要区分体育、文化艺术、科技等类别,明确相应主管部门,分类制定标准、严格审批。

  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

  政策监管力度之大,毫不夸张的说,前所未有。

  瞬间脉脉上,教育培训圈,哀鸿遍野;以头部企业新东方,好未来,高途教育为首的教育企业,股票暴跌。

  


  近几日,全国各省份迅速响应国家号召,已陆续开始了专项整治活动:

  湖北多地“扫黄打非”办加入整治校外培训机构行动

  福建晋江公布,8月1日起学科类培训机构停止暑期办学

  广西定期公布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和“黑名单”

  江苏省宣布:学校不得强制学生和家长购买教育APP服务

  ……

  7月28日,教育部办公厅公布《关于进一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以贯彻落实“双减”意见,指导各地做好校外培训(包括线上教育部明确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

  其中,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英语、日语、俄语)、物理、化学、生物按照学科类进行管理;体育(或体育与健康)、艺术(或音乐、美术)学科,以及综合实践活动(含信息技术教育、劳动与技术教育)等按照非学科类进行管理。

  以上可以看出,这一环又一环的组合拳,国家已经下定决心,开始了对教培行业的整顿,每一拳,都是重拳出击,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其实,早从2018年开始,国家就开始推动了对k12教育的各种严格管制,但教育内卷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并且,随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更是将k12教育推上风口浪尖,吸引力很多资本的运作;而这次是真的开始……

  二、历史缩影

  翻开历史的长卷,来寻找“重拳出击”的根本。

  1. 引子:儒学在东西汉的区别

  先来简单聊一下,儒学在东西两汉的区别,这是前一段时间,看了罗胖60秒栏目引发的思考。

  儒学在西汉时期,是比较“正常”的。一个农家的孩子,白天可以干农活,晚上闲暇时间读读书;春夏的时候耕地,冬天农闲时候读书,这样下来,三年就基本学通了。比如西汉的第一位以丞相封侯者—公孙弘,是在四十余岁,于不惑之年开始读《春秋》,请教+求学,最后做到了丞相。

  而到了东汉时期,儒学变得异常的复杂。比如几个字的经典可以注释出几万字来。就相当于一本比较经典的书,引申出了很多额外的解说。在古代时期,没有印刷机,普通的农家小孩是很难得到这么多额外的解说书的(好像课本的教辅参考书)。也就是说,普通的农家孩子,只有天资超乎过人,才能在求学路上比较顺利,而大多数的普通农家小孩可能连根本的求学之路都走不上的。

  这像不像一以前的高考和现在的高考?

  比如,以前70、80后的小学数学题,和现在小孩子的小学数学题,几乎不是一个level级别。甚至现在有些课外辅导班,初中就开始灌输微积分的概念了,这不是以前的孩子大学才学到的知识么?现在的补习,无限的内卷。

  以前的高考和现在的高考,虽然全国孩子都可以报名参加,没有任何贫富限制,没有任何阶级优势和代际优势。但以前的高考,在一定程度上,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可以阶级流通的管道。以前总听到,知识改变命运,只要好好读书就可以走出贫困。但现在,疯狂的课外培训机构,造成的教育内卷,正在打破这个公平的阶级流通的管道。

  刨除院校扩招的因素来看,以前高考的600分和现在高考的600分,哪个难度更大?同样的知识点,同样的题型的考卷,现在更多补习的孩子,应试解题的能力更强了,所以更多的人高考分数更高了。但是,高等学府院校招生的名额,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也就是原来600分能上的学校,现在要650分才能上了,这就是教育内卷。而对于国家层面来看,每个高等学府的招生占比并没有变化,只是新一批考试的孩子们分更高了而已。

  小学6年,初中3-4年,高中3-4年,这些年学校学习的知识对于今后工作指导到底有多大的帮助?当然,基础教育的重要性是不能忽视的;但是在基础教育上,无限的加深难度,让学习变得更复杂,加重家长的焦虑,加重社会的焦虑,变着花样的进行“思维”,让孩子们成为了无限解题的机器,对自身的爱好培养并没有很大的帮助。

  2. 改革开放:实现全民“共同富裕”的伟大目标

  邓小平爷爷: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大部分地区,最后达到共同富裕。

  从滴滴贸然赴美上市,国家重拳出击,责令滴滴整改到下架“滴滴”25款APP,再与教培新政相关联,国家正处于一个重要的战略时间窗口。2020年突发的疫情,中国卓越的表现,使中国在全球地位和影响力激增,也为自己赢得了全球范围内最好的经济基本面。中国过去40多年的飞速发展相当于欧美100多年的发展,而这40多年高速的增长和效率几乎快达到一个饱和的状态,我们将要迎接一个新的窗口,放弃飞速的效率,转而关注惠民,稳定,健康,公平,长期持续。

  从下架“滴滴”25款APP,到教培新政,再到近几日的一系列“普惠”式举措,如北京市推出的普惠保险。

  所以,回到最开始的话题,再来看“双减”政策。国家的教培新政,致力于帮助家长和孩子们跳出内卷,将眼光长远的放到教育本身,为孩子带来他们真正需要的、能受益一生的知识。联系“共同富裕”的伟大使命,国家正在为实现,公平,公正,稳定,健康而努力。

  三、知识付费Saas行业的前景

  那么,面向未来看,教培行业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吗?国家已经不需要优质的教育资源了吗?

  并不是这样的。其实,优质的教育资源是十分稀缺的,而这个教育需要全国人民共同努力,一起建设。

  比如,典型的知识付费平台,即培训平台(企业版)为例,行业内也称为KaaS(knowledge as a service 知识即服务),其商业逻辑与SaaS相似。KaaS是一个跨学科的前沿、新兴课题,随着知识管理、云计算等快速发展,将知识服务作为一种资源进行整合,并基于任务的协作和解决问题,将整合的结果提供给消费者,以实现知识的交流和共享。

  例如,国内的极客时间、51CTO学院等平台,相继推出企业版,其面向的客户群体是B端学员,服务于金融、制造业、运营商、零售、医疗以及少部分互联网等行业。

  它不同于传统的提供软件或硬件的云计算服务模式,它以整合互联网商业知识作为服务手段,主要致力于为企业数字化人才培养和企业数字化转型赋能,搭建的能力建设的服务平台。通过音频、视频课程、训练营、技术会议、直播、项目定制等丰富的培训产品形式,为企业的研发或产品团队提供体系化的学习决方案和学习运营服务,帮助不同岗位不同阶段的工程师提升岗位技能,打造卓越研发团队,为企业研发赋能。

  kaas平台致力于为企业数字化转型赋能,相信在教培新政下,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一条光明的大路。

  写在最后的话:

  以上仅是个人的一些思考,不代表政策的解读,如有异议,欢迎批评指正,感谢大家。